栏目名称
淮安市委老干局 >学习交流
枇杷熟了
发布时间:2015-12-09  

王怡

下午外出散步,路遇一株枇杷树,树不大,果实却不少,墨绿的树叶间挤满金黄金黄的枇杷,在夕阳的照射下,显得格外醒目,散发着太阳的颜色、初夏的味道。

又到了枇杷成熟的季节!我不禁一惊。那位老人慈善的面容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。枇杷熟了,老人却不在了!

老人的院子里有一株枇杷树,枝繁叶茂,每逢初夏,必是果实累累。十年前,我初见老人的枇杷树,老人乐呵呵地向我介绍说:“这棵枇杷树的树龄跟你年龄差不多。”

由于工作关系,跟老人联系较多,渐渐地,老人视我如女儿,凡事都喜欢征求我意见,甚至有些依赖于我。

每到枇杷成熟时,老人会给我打电话:“闺女啊,家里的枇杷熟了,来家拿枇杷啊!”“好嘞!下班后十分钟到。”我总是兴奋地回答。

见到我,八十多岁的老人立即吩咐家人把专门用来摘枇杷的“人”字梯搬来,执意要亲手给我摘枇杷。尽拣个头大的枇杷摘,有时会连小枝一起摘下,说是造型好看,拿回家给宝宝玩。

老人小心翼翼地摘着,我则提个袋子在树下一个个接着。那一幕像极了小时候在院子里,扎着羊角辫的我,拎着小篮子,仰着头在接着父亲为我摘水果的情景。

我仰头看着老人,心里涌起一股热流,两行泪水流淌在脸颊,心头暖暖的。我不停地说:“陈老,够了,您下来吧!袋子都快满了!”老人总是应着:“再摘点。”直到我说夸张地说拎不动了,老人才乐呵呵地停下手,慢腾腾地下了梯子,我注意到老人的手由于累的,有些颤抖。

每次,我都会把枇杷小心翼翼地带回家,放在冰柜里珍藏着,留待日后细细地品尝。从此,我只吃老人摘的枇杷。水果店里的枇杷只是用钱可以买到的枇杷,而我吃的枇杷是老人慈父般的情意—甜甜的、绵绵的。

老人晚年患了肺癌,但乐观的老人很想得开。一次因为嫌药太贵,不肯吃药,与家人发生了争执,家人无奈之下打电话向我“求助”,说他现在就听我的话。我赶到了,老人果然听从了我的劝说。然后老人平静地告诉我:那棵三十多年的枇杷树前几天莫名其妙地枯竭了。接着所有所思地说:“生老病死,自然现象,人也跟瓜果一样,等到熟了,自然就落了。”

说不清楚那是否是一种不祥的征兆。同年十月份,老人也静静地走了!

我不认为那棵曾经郁郁葱葱的枇杷树跟老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但每到枇杷成熟时,必然会不由地想起那位慈善的老人。

又到枇杷成熟时,枇杷熟了,可老人却不在了。愿老人在天堂安好!

深切怀念陈耀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