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名称
淮安市委老干局 >学习交流
老街与大佛寺
发布时间:2016-01-05  

聂杭军

 

金湖县城至今还遗留着一条老街。老街其实就是一条很狭很长的走道,傍着一条蜿蜒悠长的古河,弯弯曲曲延伸而去,尤如清朝遗老留下的一条大辫子。老街古拙斑驳的方砖古道和青屋细瓦寓示了它的衰老和沧桑,曾有专家到此考证过,说这里最老的建筑是清初时期的。

老街曾经十分繁华,商贾往返、灯红酒绿,人喧马嘶终日不绝。老街北首有一座寺庙傍河而立,名“大佛寺”,建于乾隆年间,方圆近百亩,晨钟暮鼓,僧侣云集。大佛寺周边曾有18棵古槐。相传乾隆下江南寻找亲生父母时途经此地,受大佛寺高僧点悟,由此返回皇宫,再不提寻亲之事。乾隆有感高僧点化,临行,亲手在大佛寺西院植下一棵古槐;大佛寺僧侣为感皇上恩典,接着又植下17棵古槐,取18罗汉镇河妖,保一方平安之意,大佛寺也由此名闻遐迩。19386月,日本侵略军占领徐州时,蒋介石为阻挡日军,下令炸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。结果,汹涌的黄河水奔腾直入淮河,造成淮河坝毁堤崩,滔天洪峰一泻千里,淮河下游顿时汪洋一片。据统计,这次灾难共淹没耕田1200多万亩,受灾人口超过1200万,死亡人数达89万多,造成了54000平方公里的黄泛区,这就是史上最为悲惨的“黄河夺淮”灾难。而金湖地处淮河下游,是名符其实的“洪水走廊”,受灾最重,据县志载,共淹死746人,病死饿死1556人,逃荒要饭60400人,是当时金湖总人口的一半。老街自然不能幸免,房屋十毁八九,人们流离失所,唯有大佛寺仍巍然屹立。南京沦陷后,日军铁蹄踏进老街,驱走僧人,拆毁寺庙,17棵均已200多岁的古槐也被日军砍伐用于修建炮楼,仅幸存一棵最大的。相传,本来日军也是想砍最大的这一棵的,正准备动手时,突然天昏地暗、电闪雷鸣,忽现数百条蛇盘踞树上昂首吐信,日军吓得屁滚尿流,抱头鼠窜,从此再也不敢碰这棵古槐。有老人说,这棵古槐就是当年乾隆皇帝亲手植的,那些蛇都是小龙,是真龙天子的儿孙们来为皇上“护驾”的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大佛寺被作为“四旧”全部毁掉,不知为什么那棵古槐却又一次神奇地保留了下来。如今,古槐树已被文化部门挂牌保护,鉴证树龄300岁。古槐虽孤零零无庙无寺,却香火不断,来进香叩拜的人们络绎不绝,都说古槐树有真龙天子的化身,拜了灵验。不管传说真假,这古槐皮粗如鳞,枝曲如虬,盘根错节,真的像一条蛰伏待飞的巨龙哩。

所幸的是,金湖县委、县政府为传承历史文化,发展旅游事业,构建和谐社会,也为了统一战线工作的需要,决定在大佛寺旧址重建大佛寺。历经沧桑、饱受磨难、被历史尘封已久的大佛寺重现世间,而老街也一洗满目沧桑的旧颜,成为古今结合的、现代化的商品贸易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