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名称
淮安市委老干局 >学习交流
求 婚 记
发布时间:2016-04-08  

顾湘

         古往今来,芸芸众生,无不追求美好的家庭生活,期盼寻觅到称心如意的伴侣,以了却前世姻缘。有的人一见钟情,但由于自身的条件达不到对方家庭的要求,为了取得心仪之人,从而走上艰难的求偶之路。今天,我要说的是听来的一段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求婚故事。

话说2016117日,我带着组织的关怀和祝福应邀参加陈老九十岁生日寿宴。当我步入宴会大厅,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两位身着大红寿字中装棉袄、神采奕奕的老寿星夫妇,我赶紧来到他们身边向他们问好。见到我,老人家笑的合不拢嘴,自豪地给我介绍坐在身边的老伴,老太太热情地拉我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。我仔细端详着这位慈祥的老人,只见她生得端庄大方,眼睛炯炯有神,眉宇间透着幸福和安详,体态虽有些发福,但身体健朗,满面红光,看上去比老头子年轻许多。我由衷地说:“老人家,你真有福气,俩口子身体都不错,你年轻时肯定是个大美人”。她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自豪地说:“你夸奖了,我哪是什么美人啊,这辈子生了五个孩子,是我一手把他们拉扯长大,回想过去艰难的日子,真的很不容易,好在老头子很顾家,子女也孝顺,现在我们都见重孙子了……”。

说话间,寿宴开始了,首先上台讲话的是陈老的二儿子,他说:“父亲八十大寿时是老大主持讲话的,这次轮到自己了,不知说些什么好,想来想去还是说说从外婆那里听来的父亲当年求婚的故事吧”。于是热闹现场安静了下来,宾客们都竖起耳朵等着听故事,只听陈老二撇着淮安普通话开始一五一十地叙述着故事里的事。

话说1951年,当时父亲25岁,为了支援苏北的社会主义建设,服从组织调配,从扬州调到淮阴的光华厂工作。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闲来无事,一个人来到城南公园散心。事有巧合,也许是天意,平时在家绣花很少出门的母亲,听小姐妹说城南公园有篮球比赛,于是放下手中的活计,向外婆告了假,和姐妹们一起去公园看球赛。正巧,父亲也在公园看球赛,在人群中无意看到了她,只是这一眼,他便认定这就是今生命中的她。等球赛结束后,他决心已下,于是尾随她来到家门口,目送她走进家门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从这以后他的心就掉在这里,每天寝食难安。后来几经周折,找到母亲家一个远房亲戚上门提亲,谁知第一次上门就遭到外婆和母亲的拒绝。当时母亲才17岁,一听说要娶她的男人比她大9岁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坚决不同意。外婆不同意的理由是,我家闺女如花似玉,要嫁就要嫁个好人家,这个小伙子自己送上门来,孤身一人在淮阴,不知根知底,所以不能同意这门婚事。父亲不死心,仍天天上门求婚,希望得到认可。外婆和母亲没办法,就给他出道难题,让他把装粮食的笆斗给坐穿才行。父亲喜出望外,立即照办,每天下班后和星期天,准时坐到母亲家院子里的笆斗上,任凭日晒雨淋,父亲终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任务,用诚心和耐心打动了丈母娘,也赢得了母亲的芳心。于是他俩结婚,当年就有了我大哥,然后又有了我们姐弟4人。

陈家老二的故事讲完了,再看两位老人还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味中。我笑着问二老:“你儿子讲的对嘛?”老太太抢着笑呵呵地说:“要不是当年他赖在我家不肯走,我才不会嫁给他呢!”老太太虽然嘴里这么说,眼里却饱含着对老头子的爱意。我调侃道:“陈老没想到你年轻时还挺罗曼蒂克的呢!”陈老抿着嘴不作答,眯着眼睛乐呵呵地笑着。

如今,他们已经结婚65年,开枝散叶,儿孙绕膝,享受着天伦之乐,但他们仍恩爱如初,过着二人世界,品尝着幸福婚姻酿就的美酒,爱情在相互的搀扶和关爱中获得永生。